永生者

在永生者之间,任何事情不可能只发生一次,不可能令人惋惜地转瞬即逝。对于永生者来说,没有挽歌式的、庄严隆重的东西。

《永生》博尔赫斯

我最喜欢的三部游戏分别是SOMA,LISA和Portal,这三部游戏具有很大的相似性,就是它们的背景都设定在后启示录时代,游戏中,人类文明都已经枯萎或正在枯萎的路上,游戏中的人类都失去了长远的生存目的,即使有短期的生存目的,也很苟且。世界充满了绝望,敌意,恐惧,使得少数人性的光辉显得格外耀眼。

我有两种观点,第一点是,我认为好的艺术作品是一面镜子,我们看到的不是它本身,只是透过它看到自己。第二点是,我觉得之所以会有公平世界假设存在,是因为人人都近乎非理性的相信,至少是希望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。

粗略总结了一下,我的内心中有三个阴暗面:

第一,我不喜欢人类,我认同人类文明的价值,但觉得人类不值得。我不体恤人类的苦难,也很少体恤某个人的苦难,似乎我的情感共情能力比认知共情能力低了很多。我觉得也是这一点让我成为了一个爱无能的人。

第二,我有自己微不足道的,非理性的,恰到好处的痛苦,这种痛苦感令我心生嫌弃,我无时无刻不期待自己能为更深刻,更具有覆水难收意味的事情感到痛苦,这种对深刻痛苦的期待甚至超过了我对幸福的期待。

第三,我不渴望活着,也没有留恋的人和事,我理性的选择活着,做自己喜欢的事,愿望只是创造一些超越自己生命尺度的价值。我缺乏热情和悸动,缺乏仪式感,每次生活出了问题,我想到不行还可以自杀,才会感到放松。

在这几部作品里,当我在那三个黑暗、残酷、罕有温情的虚构世界里,看到结局里纯粹的悲剧的时候,会觉得自己心中这些负面的情绪被安抚了,觉得一切稍微值得了那么一点点,觉得活下去的想法坚定了一些。 仿佛人在巨大的渴望与绝望中,迸发出的那种出于本能的渴望,不舍,挣扎,与充满矛盾的勇气,释然,才能触动到我真实的,柔软的感情。

我像一个永生者:我有我的嗜好,但并不足够重要到能成为我的生存目的;我也会有喜欢的人;遇到深刻,智慧的人也会心生敬佩;看到幸福的人有时也会由衷的开心。但这些起伏都太微不足道了,它们激发的感情微弱且转瞬即逝,使我无法从中感受到真实感,归属感。

我工作,学习,锻炼,作息规律,达观谦逊,按RNI服用维生素,每年培养两个新爱好,可我内心知道,我是个混世大魔王。

希望未来我能重新成为一个宽容,内心柔软,并且热爱生命的人。

文章已创建 15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,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。按ESC取消。

返回顶部